宣传教育

首页» 宣传教育

【微腐败】把脉群众身边的“微腐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日期: 2017-04-18   浏览次数:
   4月1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3月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107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近日,陕西省西安市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明确了今年严查重处“微腐败”的三个重点,并鼓励群众举报。

  ……

  “微腐败”如果不能及时遏制,将会成为“大祸害”,给群众带来“切肤之痛”。清理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吃拿卡要、雁过拔毛等行为,是落实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坚决整治和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工作部署的具体体现。

  1 “微”表象隐藏大伤害

  相对打掉的“大老虎”来讲,好像“微腐败”显得“微不足道”。

  纵观近年查处的微腐败案件,很多涉事干部“位低权轻”,甚至只负责某一件办事手续、工作环节。他们的违纪动作“微不可察”,直至贪腐金额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给集体和群众造成大伤害才被发现。

  而在人、财、物的管理环节,处于直接与服务对象接触,直接与钱、物接触的关键位置,也为那些有企图的干部“顺手牵羊”提供了机会。

  海南省儋州市大成镇小岭村村委会原副主任符冠邦便是这样“生财有道”。他利用负责该村低保对象申报纳保材料的便利,偷偷以被保对象的名义拟好《低保申请书》,并在“申请人”字样上加盖自己拇指印,同时以被保人为户主,虚构其家庭成员。审批通过后,先后10次代领该户低保金及春节慰问金用于个人消费。

  面对微腐败的“微”表象,一些基层干部主观上还有“小贪不算腐败”的错误观念,放松对自我的要求,滋生侥幸心理,想方设法占便宜,在所谓“礼尚往来”的人情交往中迷失。

  “我以为上头管不到我们这种小地方;村里大多数都是渔民,他们不了解有关政策……所以就怀着侥幸心理,却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日前,被开除党籍的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三都镇青澳村村委会原主任江为祥悔恨地说。

  江为祥与其他村干部合谋,在开展“造福工程偏远自然村搬迁”、“造福工程危房改造”及“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工程项目过程中,以办公经费为名,向造福工程补助对象收取3.5万元,向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工程补助对象收取了4.7万元,合计8.2万元。

  个别基层党组织监督工作没有做细做实,对一些“权微”的岗位和琐碎的事项缺乏监管的全覆盖,也让“微腐败”有了可乘之机。

  2 找准“微腐败”痛点

  目前各地严查“微腐败”的态度坚决,力度正在加大。要让高压态势真正发挥震慑效应,还需要把准“微腐败”点多面广的脉络,通过瞄准“微腐败”易发多发的重点人群、重点环节和重点问题,做到有的放矢,细“治”入“微”。

  与办事群众接触密切、对单位人、财、物握有审批权的“小官”,面对的诱惑最多,是容易滋生“微腐败”的高危群体。盯紧这一群体,能够精准发现问题,防患于未然。江苏省淮安市启动针对村支部书记、所长、站长、校长、院长等“小五长”开展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涵盖全市乡村46类基层单位及其负责人,涉及3000多个基层单位。

  对重点人群,在保持严密监督、严厉执纪的高压态势的同时,还要善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推动问题发现在前端、解决在萌芽。

  除了盯紧重点人,还要筛查“微腐败”行为容易发生的环节,加强监督,不给别有用心的人以可乘之机。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积极探索推行“微权力”清单管理办法,共梳理出包括三资管理、工程项目、公共服务等6大类30项村干部“微权力”清单,并依据清单加大监督力度,有效规范了村“两委”的权力运行。

  群众是“微腐败”的直接受害者,同样也是监督“微腐败”的重要力量。“微腐败”的隐蔽性给监督带来难度,创新监督形式和渠道,尤其是借助群众的火眼金睛,会使监督的威慑力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纪检监察机关不能坐等线索上门,而应主动深入到群众中间,听群众的心声。今年春节前夕,天津市纪委监察局班子成员带队入村巡访,坐上“炕头”与百姓“无缝对接”。“市纪委巡访组同志来到村里,不仅人下来了,心也跟着下来。他们不说套话、虚话,与农民群众心贴心地交流。”受访群众说。

  福州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叶勇副教授认为,要通过强化惩戒、健全制度、文化引导,有效抓住关键环节和重要领域,针对微腐败的发生机理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管。

  3 压力传递到“最后一公里”

  “微腐败”涉及各地各行各业的“神经末梢”,相比中央和各省市“恶竹应须斩万竿”的反腐决心和高压态势,一些地区基层的反腐工作还远远没有达到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还不能令群众满意。必须推动正风反腐的压力在基层进一步强化,推动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在基层落实。

  推动压力传导的最好办法是问责,没有问责就难有落实和担当,不仅要追究违纪者的责任,还要让疏于管理的主管领导“挨板子”。2015年9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大新县农业局副局长张向阳、办公室主任范奇新在实施巩固退耕还林成果项目中,向农户收取猪舍修缮“辛苦费”3.58万元,党组书记、县水产畜牧兽医局局长冯光军就被追责。

  专门针对整治“微腐败”工作,一些地方已经形成一套有效的问责措施,倒逼领导班子夯实责任意识。“今后市纪委将言出纪随,用好问责的利剑。” 陕西省西安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杨鑫表示,去年主要是追究基层干部的责任,今年要倒查追究上一级责任,包括市管干部的责任。

  基层强则工作实。压力传导之下,基层党组织也要主动作为,真正发挥领导核心和战斗堡垒的作用。面对腐败问题和不正之风,要动辄则咎,敢于亮剑,树立起纪律权威,同时,要把制度的监督网织密,把工作做实,层层发力到底,不给“微腐败”留下生存空间。

  将压力具体落实到“最后一公里”需要好的工作方法配套。如何管住“微权”,加强源头预防?专家建议,对关键岗位和重点领域,应当实行权力分解,加强内控机制建设,实行地区回避或定期轮岗。

  对此,一些地方已经进行了因地制宜的探索。陕西省永寿县从2014年起就实行了基层单位轮岗交流工作机制,明确规定:乡镇、县直单位的内设科室负责人任职满5年应当轮岗,涉及人、财、物管理等重要岗位的一般工作人员任职满5年的应当轮岗。

  上下一心,把压力传到位,把责任压实,不留空白,不留死角,遏制“微腐败”方能收到实效。(段江卫)